更多精彩

我们的爱情

2018-10-02 00:54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遇江南 阅读:1436

爱情是什么,这不关我的事,我们已不再像过去那么单纯。我什么也不相信,什么也不指望,对这个世界发生的一切不再作有价值的判断。知道你和许多男人睡过,过去以为这是十恶不赦,现在真没什么,我不再构筑道德的樊篱来禁锢自己。

你说爱情对是人类生存问题的回答,我们绕不开。

你个阴谋家总能一针见血,抓住问题的本质就痛击我强大的内心,让我说你什么好。既然每个爱情故事都面临着同一个问题:什么是爱!

那么我俩算什么呢?

你不想倾听我的不幸,更不想知道我的痛苦,在这个世界上我们都一样,都喜欢诉说痛苦,可这有什么用呢?你宁肯我去吹牛,说自己过得很好,有很多钱,有很多漂亮的女人之类的。

你说我本可以口是心非道貌岸然的活着。

你说此行的目的就是来安慰我的。

我们必须抑制痛苦!

生活教会了我们去忍耐和撒一些无伤大雅的谎言,宁肯随时向恶势力低头也不肯向爱你的人屈服。对,我们不一样,说和做也不一样。爱,一厢情愿痛苦,两情相悦才是幸福,是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困难。我们之间谁更加反复无常谁更卑鄙,不见彼此想念,相见就会彼此讨厌,是太爱了就会生恨。爱情本是难以驾驭的野马,在野天野地里才是它的本色,捕获它,驯化它,就沦落为拉车驮物的畜牲了。

你现在还很年轻,不仅漂亮而且光彩照人,还十分性感也很色。你说,再色,也色不倒生活,也色不来爱情!然后你媚态横生,艳光四射,美目明盼得看我。此刻,你从生理到心里都空虚的发讽,发讽得想念男人,希望从里到外的填满这片空虚。我无论多么冠冕堂皇,但骨子里还是好色,甚至是淫乱粗俗。

面对你的玉体横陈我无法再做君子模样,我开始拂摸进攻你的身体。你说我们之间如果连性都没有还活什么劲,但是你的以逸待劳和我的力不从心,还是让我知道男人随着智能的上升与体能的下降还是徒生烦恼。

我们为什么需要爱情,你说害怕孤独。

男人追求名利权势赢得女子的芳心,女人通过巧装打扮获得男子的倾慕,都是希望自己举止大方谈吐文雅,能以人格魅力赢得人心使自己值得别人去爱。但是爱情的理论必须以人的理论、人的生存理论为前提,要超越本能尽量得脱离自然。

我们虽然永远无法脱离自然,总是活得身不由己,而面对一无所知的未来仍要有所觉悟。

越是脱离原始的生存,就越是疏远自然的生活,从而更添孤独寂寞让我们心怀恐惧。我们如何克服这种孤寂,如何超越个人的天地,就是摆在面前的难题。

你说这是画地为牢,我们是玻璃罩里的苍蝇为了梦想碰得头破血流,就是拿掉这个罩子也是习惯了生活,没有了远走高飞的意志。

是的,都是迎香逐臭的苍蝇,嗡嗡叫,这世界太吵。

城市的霓虹不是万家灯火,那钢筋混泥土铸就的欲望牢笼,这夜里有多少人睡在里面没有爱情。你说这不重要,这是个生殖的世界,雌性与生俱有的任务应该孕育与生殖,作为女人不生孩子或者是怕生孩子是违背人伦有逆天理。

我明白作为男人不能赚钱养家使自己的女人幸福就是罪恶深重。我们的爱情需要物证。我们应该有一个孩子。我疯狂的吻你。然后你十分优雅得退掉的衣物,你的身体变得高贵和神圣,我像欣赏精美的艺术品那样崇拜你。我使出浑身解数溶入你的身体,你长长的指甲陷入了我的背部,我像雄狮一样昂天长啸。

你说你死掉了,以前的都不算数,现在才是刚刚开始。

忽然想起那句话万恶淫为首,问你相对欲壑难填的人心这算不算真理?

你摇头苦笑,只有经历过了孤寂才会有深深地恐惧。你燃起一支烟,吐着迷人心窍的烟圈慢条斯理。因为身不由已死又必然,那种与世隔绝的孤独会让人抓狂,面对社会和自然的威力每个人都是无能为力和不堪一击。

那么克服孤独感和摆脱孤独的监禁应是一生的努力和疯狂?

对!今朝有酒今朝醉,及时行乐并不等于玩物丧志,这取决于人性的高度。

堕落要资本,纵欲要代价。你说,当酗酒吸毒乱性成为了一种集体活动,就没有了恐惧和羞愧,会成为正确的行为,甚至是一种美德,一种仪式,一种文化。不相信,请带上足够的钱去各大酒吧和KTV体验体验,那儿每天都在上演集体的纵欲。

我知道,喝酒与吸毒虽然都能达到恍惚的状态,但是清醒的时候你会更加孤独,会受到良心谴责的痛苦,甚至是法律的制裁。你说还有一个逃避孤寂的好办法就是性行为,人与人之间的亲密通过性结合得以实现,在肉体上合二为一。是的,我能体会没有爱情的性交是一时填补了我们的欲壑,但其过于甜蜜和强烈的效果,与酗酒吸毒是一样短命。

然后我们为争论而行动,这没开始就注定了失败。当我把创造生命的液体射进你的身体,你根本就不在状态。你恼羞成怒,这和强奸有什么区别?我也憎恨,这肉体的占有只是生理的结合,很有欺骗性,幻觉之后的陌生怎会来得如此强烈!

性,在爱情中究竟扮演着什么角色和承着什么?

你说爱情是男女为了克服孤寂实现的结合,是阴阳两极的结合的内在统一,是精子与卵子碰撞后获得的新生。我却认为这并不是无可反击,强奸同样可以生孩子,同性恋是相爱却无法生育。至于同性恋算不算爱情你不争辩,但能肯定同性恋永远无法实现阴阳两极的结合,是不会脱离孤独的折磨,而强奸那是道德与法律的审判。

你说人终究还是动物的成员,无论多么文明进化还是有着兽性的一面。我就不怀好意的问你,男人有强奸美女人的冲动,是不是女人也有渴望被帅哥强奸的心态?你说当然,如果爱情只是意志的行为,只是献身的行为,原则上爱谁都是一样。

发乎于情止乎于礼才是人性!女人在性欲兽化之后一直就想被强奸,这种荒唐的说法会使妇女怒火万丈。你认为幻想被征服不包括暴力、兽性和仇视。女人在性交时受到的不是侮辱就是崇拜,是为情所吞没,为热情所左右。

那么在自然界动植物都有发情期,性交的任务是繁衍后代,只有我们人类把性交当成了娱乐,可以随时随地的发生,这是不是可悲?当用性来取悦别人成为权钱交易的手段,要看透不说破时才知人性无奈,穿着光鲜的我们招摇过市最终还要脱得精光,其实就是男盗女娼。

拿着最简单的例子嫖娼卖淫,互相愿意占有对方的身体却不是爱情,是兽欲的发泄,在精神的世界嫖客与妓女仍是陌生的人。而相爱的人则去除了占有的野心与欲望,性交成了身心的奉献,是灵魂和肉体的融合。

但是强烈的感情来得之快,消失也就相当容易。

如果我们的爱只是感情,而不是一项决定,一种判断,一个诺言,我就无法保持永远爱你。当我从生命的本质出发,把全部生命交付给你,是因为我爱你才需要你,而不是因为我需要你才去爱。性爱虽是我们之间的吸引,但其独占性仍是自私的,只有你我心灵的相通才不作自我的逃离。爱情能不能在新鲜感过后不去幻想新的爱情,不渴望新的性伴侣?剥掉爱情的外衣就是赤裸裸的性,单纯到肉体的占有和被占有。

性,永远的赤裸裸,以美好,以罪恶。

我爱你的肉体。我更爱你的灵魂。

让我们保持着对自己的忠诚和完整,在身体上互不依赖却在心里上相互依存,在彼此的生命里合二为一。让我们得以走出性的迷惑升华为灵魂伴侣,去相信爱一个人近而可以热爱生命,可以热爱生活,可以热爱这个世界。

好多时候害怕献出自己,害怕去爱,很自恋的生活,去疯狂的工作,不给自己胡思乱想的功夫。这在以前你是我的全世界,我被你爱而不是爱自己,说白了就是害怕失去。那时你对我有着前至高无上的权力,可以随心所欲的支配我,我也愿意按照你的意志去感受,去思想。这样我不可能有自己的高度,只能跪拜在你的裙下向你昂望,以为得到你就是得到爱情和幸福。

那首歌曲你还熟悉吧:

“笑就歌颂一皱眉头就心痛,我没空理会我只感受你的感受,你要往哪走把我灵魂也带走,它为你着了魔留着有什么用,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我只爱你 you are my super star,你主宰我崇拜没有更好的办法……”

那时我们是一对伟大的恋人,是一对爱情的疯子。

我只有你,却找不到自己。

只可惜激情过后总是悲情,我们彼此肉麻又彼此伤害。你说你不是女神,根本不是我想像的那样,我们都是吃饭拉屎又放屁的普通人。你总是自毁形象,往往不自觉地激怒我,不能正常地理智地与我相处,逼着我与你分手。我只是不甘心曾经的付出,决没有控制你奴役你的意思,希望你能以自己的方式去成长去发展。

我们都知道有种爱叫放手。

你说,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你以为我和诗人一样傻,以为我们的爱情值得诗句的赞美。你推开我,说从此你就是我的远方,至于诗可以不要了,于是我写了《爱你,更爱远方》。你明白了在我心中的位置,你明白我所有的流浪都是因为身后有你。当我们的爱情不能和世俗的生活达成一至,相关的讨论又总是沦为空洞的说教,那么你我的相爱终归就是一场骗局。

20118/10/1遇江南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