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你,我音乐的眼睛》 ——对音乐的无聊猜想

2018-06-10 22:50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遇江南 阅读:500

在写此文之前没有,之后也不会去学乐器,得以亲身体验音乐的演奏与创作。是太迟,也是来不及,没有了足够的时间专心研究音乐。在我,还有很多人,都有比音乐更重要的事情等着去努力。

由于水准及能力的足够低,只能把音乐拉下高高的神坛,才写得真实。这就有了普遍性,当然也是不自量力,曾迟疑半年之久,才说:想为你写篇文字。有了承诺就是非写不可,说空话丢不起那个人,毕竟听你拉二胡那么久。

从专业的角度你的演奏只能让别人评价,在我却一度是神奇。你戴口罩拉二胡,是不够自信,还是另眼相待,许多人的想法无非是想让你摘掉口罩。这也看不出,那也猜不透,你的眼睛使我意乱情迷,满足了我对音乐的猜想。

这没出息,也很荒唐,我能知你多少是真实?

总以为写自己、写亲人是极度自私,悲伤是诉苦,赞美是标榜。所谓大象无形,大美息声,不读,不写,不说三境界!你笑我装高深,我说不是高深,是深刻。

追问什么是音乐和追问什么是爱情,一样会引来众人的傻笑。

懂爱情的是专家、导演、演员,他们往往能说服指导别人自己却乱性成魔。音乐也那样,就那8个音阶谁又能弄出神明?乐曲是很看心情的,情绪来了可以呼唤天问地,不在状态只能一团噪音。

音乐是什么和什么是音乐,是你我问题的本质不同。寻常百姓达官贵人,在众多时候音乐可有可无的。是生活太累,没鲜花,没掌声,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竟成了渴望。

哈哈,仿佛看到了你怒而摔琴的样子!

你这个琴魔,能把乐器玩得出神入化,对音乐的伟大创作呢,还不是沦落得和我差不多?你总是十分懂得样子,我也傻了吧叽。演奏是技巧、手法,心情则是音乐之外的事,由不得信马由缰。音乐对我是束缚,对你是挣扎,不是自己创作的曲子是别人家的孩子,再可爱也是缺少了亲近。

你骗不了自己,我也甘愿束手就擒。

你说别为难自己。伟大总是百年不遇,天才总是万挑一。只有苦难的生活才能孕育伟大的创作,犯不上。

回想你小的时候被逼着练琴,是深知枯燥与艰辛,心中应该有恨。也是不懂造就了你的刻苦,慢慢的成了高明,开始目中无人,已不需要赞美,你渴望自我的突破。从此对音乐不再感性,是技艺不是抒情,观众越是欢呼,你越是沉静、优雅、无情。

演奏是匠心独运使得音乐冰冷。

你对着镜头不怀好意,然后你戴上口罩。你也读不懂自己的眼神,就像听不懂自己的演奏……

你说这是境界!

当琴声淹没在庞大的合奏里没人在意你,你是精准的机器只需整齐划一。在你眼里指挥是可爱的木偶,滑稽、搞笑。他本就是瞎指挥,大家也是乱弹琴,真是众乐乐是开心,独乐乐却成了忧伤。

你问音乐是什么。我问什么是音乐。

音乐只能是音乐,你说离开音乐谈论音乐都是扯淡。

我猛点头,一幅悻悻然。

2

喜欢音乐喜欢一个人,很难。

喜欢一个人喜欢音乐,容易。

喜欢听《二泉映月》,对阿炳尊敬的同时还是难以喜欢。尊敬的是他的音乐成就。不喜欢的是他的又老又丑。尊敬多远离,喜欢多亲近。盲人在音乐上往往更有天赋,这证明对音乐的领悟听觉永远比视觉重要,只是大家喜欢本末倒置。只要美女帅哥能演能唱,就往明星道路上推。

爱美是天性。什么是美,眼睛总是第一看到。

相信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你是又美又帅。音乐就是美,你拉着二胡是美得妙不可言,美得理所当然。音乐诠释了你的美,你的美诠释了音乐,你和音乐美得浑然天成是我的崇拜。喜欢上了你就喜欢上了音乐,你这样改变了一个人。

演奏,歌唱,是情非得已。你闭上眼睛却看见与众不同的美,睁开眼睛又发现美有瑕疵,便心有不甘。没有领悟,美到最后竟一无是处,盲人是在幻想中睁大了眼睛演奏得真诚。

去领悟啊,去追寻,唯有真诚不知获取。

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千年之前,伟大的岳飞在感叹前路无知己共鸣。千年之后,渺小的我仍以抒写琴音示生之甘苦。

3

一幅画,可以视而不见。

一段曲,很难充耳不闻。

透过静止的画面看得深远,对一段曲就只能如影随形。音乐如流水不会为谁停留,时间一样的逝而不返。节奏与旋律向前奔跑,如时间似生命,从此听你不绝于耳余音可绕梁。

当音乐不再神奇,你也只剩下纯净。节奏是快感,旋律是陶醉,思想和情感都成空白。音乐的特异功能就是放飞自我,飘飘然!

音乐使我们插上翅膀,我们就是天使。

音乐空灵的不能拥有,是在幸灾乐祸,把快乐和悲伤填满整首曲子。有歌舞升平就有悲曲怜歌,不要主题也不要思想,我们都是阿炳的导盲犬,看见了二泉映月,摇着尾巴。

音乐爱自由,这有违创作本意。你那么想,他偏偏不那么听。《梁祝》能是一段音乐,一段音乐不可以是《梁祝》。行为不是目的,目的可以是行为。作曲家的想当然,却被我们任意化解。一幅古画拍出天价,一首古曲分文不值。古画终是作古,古曲却永远传诵。

你说音乐买不来,我说音乐也不当饭。

4

听也得听不听也得听,是暴力更是王道,音乐没有内容只有形式,这是无为而治。表情达意的是影像歌词,音乐甘愿沦落为背景为伴奏,即空洞又包容。

诗是素描,声乐为它着色,使得诗词鲜活强大。但是歌曲中表现事物的是歌词不是音乐,绘画中表现形象的是素描也不是色彩,是一样的节奏与旋律会,听者的心情却是变化万千。

听梁祝,听二泉映月,你使劲悲伤,为什么不取其相反当作欢愉。

去掉音乐的的标题,去掉对音乐的说明,去属于更多幻想。

这样谁能听得懂?

你醒来吧,大把时间,大把风光,你与音乐同步,望你项背我难以步你后尘。你笑了,听自己的录音也是跟不上啊,走神是听者的致命伤!

奏而忘情,听而伤感。

你匠心独运,我枉自多情。

你得心应手随意轻柔,我只能痛心疾首。曲随心动使得演奏升华,心随曲动使得聆听陶然,你有神明,我有敬畏。陶醉是我性格的软弱,没有对音乐鉴赏,生理的快感又怎能上升到审美!

你在那儿自鸣得意,没有演奏哪有音乐啊,乐器做不到的音乐本身也休想做到。大家喜欢为音乐杜撰至高无尚的道理,让不懂音乐的人更加不懂。

同一首曲子因为演奏者的、时间的、环境的不同,传递的信息也不尽相同。看照片与看活人的心情能相同吗,你说坐在家里听录音和到演唱会听现场绝对不在一个档次。那是钱的问题,我说音乐卖给了有钱人,听录音是亵渎音乐,是把演奏者踩在脚下满满地优越感。其实正相反,你说听者无时无刻不跪在演奏者的跟前,能听懂什么?

你我相视而笑,是不懂为妙。

5

目前为止音乐依旧是摆在面前的难题,一切努力都是徒劳。

你把玩着二胡,音乐却是枷锁,我被捆绑得窒息。你是神明,我是魔鬼,爱比恨更具杀伤力,你比音乐更具杀伤力,我虽败犹荣。你为我带来了音乐,而音乐为我带来什么?

我无力表达。我神魂颠倒。

当音乐不再依附歌词,不再需要外来的内容,是拥有了纯净之美,以自由飞翔的状态呈现在心灵。我开始对你顶礼膜拜。你讲音乐的本质是节奏,而音乐的美却在旋律,节奏可停顿而旋律永无休止。我百思不得其解,你说听懂没有歌词的音乐只能是疯子。

把目光投放你,无视纯音乐的美感,知道音乐就是你。

意尽于舞,形察于声,钟子听弦知流水,师旷听弦而识南风,唯善听者独得其心,知其深。你是音乐,音乐是你,我就这么简单,无法描述音乐就是无法描述你,让一切语言与诗意都是虚构。

音乐是为有心人创作的,耳朵就无关紧要。

对任何艺术都可以描述刻画,唯对音乐只有可怜的比喻,在自然界中我们找不到音乐的范本,只能屈服于幻想之中。那么退而求其次,通过对你的欣赏去实现对音乐的欣赏,从而变得有所教养。

你说,可以去究诘我所有的演奏,不可以究诘你本人。

你说我已无药可救。不怕,就算音乐的王国真不在这个人世,我不是还有你吗!

6

如果音乐只能作为音乐来领会,这里就没有我多少事。

在看重音乐美的同时,也要注重精神上的内涵,没有任何精神的参加就不能是审美。在你那里,音乐是极为充实的。在我这里,却是极为空洞的,就算音乐是一种可以说出,可以理解的语言,那也是无法翻译只求自懂。

画家从音乐看出他所需要的情景与人物,我们把情感和故事放到音乐中去,这都是对音乐的低级欣赏。应该远离那些推理与推论,对作曲家不要试图过多的猜想,他们是一群叫做天才的疯子。旋律来自天才的灵感,那是高度的审美,我们做不到。我们关心的是作品不是作者,他们是怎样的一个人大可不比放在心上。

——在音乐中只能寻找音乐!

不要解释得很伟大,溢美之辞只能让我们误入歧途。作曲家总是心有余力不足,实在没有什能弥补作品创意的贫乏,音乐也担负不起对人类的启示。音乐没这义务,在乐曲中寻找外界的事物无疑是栽赃陷害。

也不要在乐曲中寻找自己的内心经历,幻想力才音乐的机能。只有置身纯音乐当中,才能把心思掏空。把一首曲子当作标题的翻译,那是作曲家的失败,我们要从中走出来。也只有走出,才知什么是可遇不可求,才知什么是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

《月光曲》是写给盲人姑娘的,如果我们在听,就不能叫月光曲了。

睁着眼睛,不能说看不见,不能说瞎话。因为从来没有月光下漫步,就算你漫步,也没听一首叫月光的曲子。退一步,就算你真的听了,甚至弹奏了又怎样,你也没有那个可爱的姑娘在一起。

真没有啊!

想想吧,在那月华如水的晚上,你的到来,使她睁开了美丽的大眼睛,第一次看到了自己的美丽,她是多么幸运?当然你也一样!

这样,你还能是你吗?不是,我是贝多芬!

7

无论是作曲家、演奏家、还是普通听众,都是美的感受。

作曲家创造美,演奏表现美,听众是欣赏美。

虽然,什么是美不好回答。

但是,什么是美的好发现。

对审美的判断来说,在作品以外的东西是不存在的,就像法官断案没有记录在案的都可以认为没有发生。那么相对一首曲子来说所表达的总是有限,美却无边。而美就是爱,爱不一定是美。美不拒绝任何人,也无法阻止任何人对它的爱。

人们对音乐的喜欢是天生的,追求美自然是天性。当心情愉悦时,可以是文字,可以是绘画,当然也可以音乐。只是音乐离美最近,这可意会不可言传。对音乐的解释如同对美的褒贬不一,在聪明人嘴里是至理名言,在笨人的口中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音乐总是妙不可言。我不着边际的说话。

你用演奏让自己沉默。你对音乐的深刻,和我对音乐的浅薄,不可同日而语,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接下来我很可能写得独断专行,更加胡言乱语。你冷冷地说,独断专行可以,胡言乱语就是不行!

终究无法绕开你对音乐高谈阔论,所有的音乐相关都是因为你那双美丽的眼睛。明知那些大师级的演奏比你好得太多,我听来却是噪音一团。因为你才有音乐,不是因为音乐才有你,这道理浅显好懂。

总想越过你,把灵魂安放在音乐之外。在远方,以爱心,以沉静,对你脉脉含情。

应该知道,这可怜的音乐是道貌岸然的借口,奢谈音乐就是对你的倾慕之情。音乐不再重要,演奏不再重要,演奏者才最重要,这才知道好声音里那把转椅为什么坐着虚伪的人。

你依然拉着胡琴。

有人跑来对你说他很喜欢二胡,别当真,他只是喜欢拉二胡的人。这与二胡无关,与音乐无关,很可能与爱情相关。

8

生活是美好的。

歌唱是必须的。

每次听你都是一时兴会和易散难留,拼命想你又抓不住你,幸会曲解不是怕你不懂,而是我怕错。我必须有着诗人的情感,以极大的热情去成就人生的美好和伟大。以对音乐的不懂成就着对音乐的神秘,以对你的远离成就着对你的向往。

总认为演奏是乐曲的再现不是创造,只能演奏作品已有的内容,做到就是把音符演奏的正确就行,至于表达和推测的都是作曲者的精神。从而看轻了演奏者,也使得自己跟着浅薄,如果真是如此演奏也就走到了尽头。

你不这样,是天生的演奏家。

你总能通过乐器表达自己的主观精神,在演奏中按照自己的最独特的情感方式表达出来,把乐曲化为已有。当然,演奏也不是心情的照搬,而有选择的加以利用,是把乐曲的表情传递出去。

乐曲就放在那儿,是静止的艺术品,是作曲家的永恒。演奏家是赋予了乐曲新的生命,在作曲家与听众之间充当了爱心使者。是你的演奏,在顷刻之间以电闪雷鸣的姿态袭击了我的内心,然后你回复宁静的心情,丢下我在那儿心潮难平。其实你用音乐俘获我并不难,难的是你也能像我一样的感动。我常常被一曲音乐所困扰,怀着欢乐,怀着忧伤,感受这特殊的力量,知道你在演奏中付出了什么!

遇江南2018/6/7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