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小路(十六)

2018-03-12 15:39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边江 阅读:2340

耿排长走进了几乎是无村民的村子。他知道:这个时候白匪军极有可能到村子了,时间不多了。现在,除了李大娘的儿媳和小梁该撤离的都已经撤离了。他不忍心看到李大娘的儿媳和她的孙子遇到凶恶的白匪军,虽然,有战士小梁。厚道十分英勇年轻的红军一排长耿忠走得非常快,他很想让他们极快地脱离村子,以免遭遇不测。他刚一过村子的几间旧房的土灰色侧墙,就看到小梁和李大嫂,李大嫂就拿着一个包裹,小梁抱着她的两岁儿子,两人连走带跑的过来了。

“排长!”战士小梁招呼。

耿排长立刻问:“村里还有人没有?”

“没有了,都走完了。”李大嫂说,“我们出来时,已经没有人了。”

“那好,咱们快点上山,可能这个时候白匪军就要到村边了。”耿排长知道村民都撤完,心里就踏实了。可是,他们还在村里,极有可能遇到敌人。所以他还不能大意。

“好。”

“小梁,我来抱孩子。”耿排长说,他觉得这样会更快地出村上山。

然后,就把孩子从小梁手里接过来,过不了五六分钟,他们就出村上山去了。还没有走到半山,耿排长就抱着孩子转身回看,看见村外大道上,有很长的身着浅黄色军衣的白匪军朝村子里缓慢地走来……

红军排长耿忠、小梁、大嫂向山上走去。

这一刻,耿排长才放心下来,他已经完成了王连长赋予的转移村里乡亲的重任,还要等白匪军离开后,他才能带着战士们回到在龙岗的王连长他们那里。

当他们上到后山时,这时,杨连福带领的一个团到了龙门村。村地主杨福寿看到红军和村民撤走了,就马上到村口迎接白匪军团长。而杨连副没有看到村里有红军,村民也没有看见,一个村,没有人气,觉得跟荒山一样。

他下马,杨地主就说:“杨团长,你终于来了。走,我家在村西,到我府上坐坐。”

杨团长没有看见红军,心里就不快。说:“老子跑得这样幸苦,连一个红匪都没有了。”

“哦,这些红匪狡猾的很,他们已经撤了。”

“杨老爷,你说他们撤到哪儿去了?”团长问。

“我听说,他们撤到很远的深山里了。”杨福寿把他知道的直接说。在说到村民时,嘴皮都硬了,他的嘴角往上一翘,露出十分鄙夷的样子,眼珠都要爆出,因为,在几个月前,红军搞土地改革,把他的富有家财,分跟了那群村民,他气得吐了血。

“你知道他们跑哪里去了?”团长问。

“我不知道。”

“走,到你府上去。”杨团长说。

随后,团长和一些随从去了杨地主的家。其余的部下在村中待命。之后,到了杨地主的家里,喝上了茶。杨地主非常恨这些村民分了他的财产,他要报复。于是,他似乎感觉到些什么,就立刻说:

“对了!”

“什么?”端着茶盅的杨团长喝了几口,就问。

“团长,这些村民一定是藏在山里了。”

“他们对我没有用。”团长根本就没有兴趣关心这个,他关心红军在哪里。就喝他的茶。

杨地主立刻提醒杨团长:“也许,你要抓到这帮穷叫花子,就会知道红匪的下落。”

杨团长立刻明白他的意思,就大喊道:“林队长!”

一个副官跑了进来。

“你马上带些人,去后山上把那些穷叫化子抓回来。”

“是,团长。”

杨地主大喊:“林队长,我会有好处跟你的。”

然后,林队长就走出脏的红色门槛,带着人向山上去了。

杨地主看到这里,一双泡眼,看了下,就和杨团长聊……

红军排长耿忠和战士小梁,周大娘的儿媳较快地上了山。山上一片青葱的树林里全是坐着的老人、妇女、孩子,而村里的青年早都离村参加红军去了。这就意味着村里大多是红军的家属。据历史记载:在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穷人被地主剥削、压迫、被逼无奈,有些青年就出去当红军,为自己被冤死的亲人报仇。这样,在当时的红军,都是为人民打天下的,也是咱们穷苦人民的希望。可也预示着一一一反动派、地主等会联合起来对付处在萌芽中的红军。那么,斗争是凶险的,战斗是严酷的。

看到有些妇女,抱着孩子,身着土灰色的粗布衣服,身旁放着一些包裹;还有些老人身体残弱背靠在带纹路的树干上。尽管大家上山了,觉得自己都脱离了村里,也脱离了白匪军和大地主的祸害,大家都害怕杨地主,他不仅欺压村民,还勾结保安团、白匪军对付红军。

耿排长看着老乡们情绪不安宁,就和战士走到坐在树下地上的老乡们的身边,安慰他们:

“老乡们,不要怕,有我们红军在,大家会安全的。”

他走到一个大娘的身边就蹲下,他看见大娘脸色不好,就问:

“大娘,你病了?”

“嗯。我现在有点头晕。”

“你是不是走了一大段路,累了?”耿排长问。

“没有,红军同志。麻烦你们了。”大娘感动说。

“没什么,你好好靠在树子上休息一下。”

“嗯。”

然后,耿排长就从大娘身旁的一个半旧蓝布包裹里,拿出一件衣服披在大娘的身上。然后就站来,对站在自己身后的通讯员小李说:

“走,我们去那边看看老乡们。”

“是排长!”

然后,就走过去,耿排长感到自己按照王连长的指示,把乡亲们及时转移到山上,这样大家就安心了。他知道自己连长这样做是因为白匪军一旦知道哪家私通了红军,就会无情地弄死其全家。王连长是不会让帮红军的老乡们吃亏和受连累的。自己更是。

耿排长想到这里,就还是看看沉默、只有几个说话的妇女老乡们。就想过去说说话,马上就传来了在山边,警监的战士小于的惊慌声音:

“排长,白匪军上来了!”

……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