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铁蔷薇

2018-03-03 11:44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小萌萌 阅读:3219

第一章突逢变故

第二章初入泥沼

第三章逃离虎穴

第四章初识工作

第五章大显身手

第六章深入龙潭

第七章胜利在望

第八章结语

第一章 突逢变故

蔷薇美丽而多刺,而她就像那蔷薇,坚韧而有情。

她叫许容芳,是我党的高级特工,已经牺牲好多年了,但她仍旧在我的心里久久不曾远去。1927年,年仅16岁的许容芳是东安城驻军团长许茂山的千金,本来有良好前途的她,因为有人对她父亲进行诽谤,说她父亲私藏共匪,与共匪勾结,所以她的家被抄,父亲被杀,母亲上吊,故被迫中止学业,流落街头,蓬头垢面。

那天,是容芳的中学毕业典礼,容芳学习成绩优异,代表全体毕业生上台发言,还唱了《国际歌》,那句“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不知鼓舞了多少人。

突然,一句“许茂山团长被枪毙了。”让她呆立在台上,直到台下人都走光了,她才拖着沉重的脚步回家,但家里已如一团乱麻,母亲已经吊死在阳台,她感觉整个人都要塌了,随后又来了一队人封了许府,把她赶了出去,像扔破抹布一样。她为了生活,只得外出工作。她干过擦鞋工、印刷学徒,但都只能得到少的可怜的报酬,她只能睡在桥洞底下,夏天蚊虫叮咬,冬天寒冷刺骨,这样坚持了两三年,她遇到了一个人,那是位慈祥和蔼的老妇人,家境

殷实,她把她接回家里,给她衣穿,给她饭吃,还常常与她聊天,这让老妇人的儿媳很不满意,她认为家里有两个吃闲饭的不说,老妇人还偏向一个外人,自己还想多买几身旗袍,多

买几盒胭脂水粉呢!于是她就对容芳很苛刻,没人的时候更是拿她当出气筒,容芳满身伤痕

却不能诉说,因为她不想让老妇人的儿子婚姻破裂,因为他就像大哥哥一样保护着她。她只能在晚上对着星辰诉说。一天,老妇人的儿子给了她一本书,正是这本书给了她思想的土壤,信仰的源泉。

但好景不长,老妇人的儿子因为其共产党的身份被出卖而被国民党人抓捕,受尽折磨而死,家产全数充公,老妇人的儿媳因为举报有功而被赏赐住在房子里,而无情地把老妇人和容芳赶了出去,那个冬天,又像几年前那样,冷酷,无情。老妇人把自己值钱的东西卖掉,给容芳买衣服、食物,自己却冻得瑟瑟发抖,饿得有气无力,加上上了年纪,不久就得了风寒,因为无钱医治,很快就不行了。老妇人在临终前对容芳说:“孩子,我就要走了,你不要伤心,记住,不要流眼泪,眼泪是无能和懦弱的表现,在这世上,只有靠自己的努力,才能在这片污浊的天空下立足。”说完,老妇人便安详地离开了人世。为了给老妇人买口棺材,容芳决定卖身,结果却被不怀好意的老鸨线人给骗了,进入了妓院。

第二章 初入泥沼

容芳为了可以买棺材,请队伍送葬,决定卖身到大户人家当丫鬟,先领一个月的工钱,好能葬了老妇人,不久后突然有一个人对她说他那儿条件很好,只要她肯干,绝不会亏待她。她就相信了,结果到了地方才发现是妓院。但老鸨以她自己答应为理由不让她走,还逼她侍候高官,她想,反正走不掉,不如顺从,还能了解各路人员(如:军统、共产党、日本人)情况,于是就应了。几天之后,她攀上了一位日军少校-山田秀夫,并偶然得知了日军将要进攻潢口,她想把这消息传出去,于是她谎称去给恩人上坟,去了国军驻潢口指挥部,无奈无人会信一个年轻妓女的话,那里的士兵不仅恶言相向,而且还把她赶了出去。容芳心里很不舒服,她赔上贞洁得到的情报,难道就因为她是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身份低贱的妓女,而变得一文不值吗?妓女也有尊严,也懂得是非曲直。于是她萌生了一个疯狂的想法-杀掉山田。她先摸清山田都什么时候来妓院,还特意讨好老鸨,得知了山田的喜好-蟹肉寿司,还得知了蟹肉与高锰酸钾在一起会产生

化学反应,于是她在指甲里放了高锰酸钾粉末,在袖子里藏了一把手术用的小刀,决定灌醉山田后用刀杀

死他。这一切似乎很妥当了,但事情似乎并不是那么简单,山田这个人疑心很重,不会轻易相信别人,他不会随便与中国人喝酒,在喝酒时,他会让别人先喝,确认无毒后才会喝。容芳了解了这些后,事先服了解药,在山田让她喝酒时毫无顾虑地一饮而尽,让山田毫无顾虑地喝了酒,然后杀死了他,还惊恐地大喊杀人了,山田的手下进屋后,她被吓怕了,一个劲地说:“别杀我,别杀我!” 在人们走后,她悄悄把刀洗

净藏好,洗净指甲,换了身干净衣服,装作懵懂不知情,又开始了日常生活。

日本人对山田的死耿耿于怀,他们去了附近的医疗器材店询问,缩小了查找范围,把怀疑目标锁定在老鸨与容芳身上,用枪吓唬她们,让她们说实话,还派人搜了她们的住处,容芳为了脱掉嫌疑并且因为老鸨

帮日本人祸害中国女孩,所以就把凶器偷偷藏在了老鸨的房间,还在她房间角落撒了高锰酸钾粉末,精明的日本人发现老鸨房间有凶器,还有可疑粉末,立即断定老鸨是凶手,把她抓了起来,严刑拷打,但老鸨仍然坚持说不是她做的,她冤枉,于是日本人就把她杀了。

老鸨死后,日本人又找来了一个新的老鸨,容芳借口身体不适离开了,日本人发现不对的时候,容芳已经躲避到一个日本人找不到的安全地方了。

在老鸨的墓前,容芳偷偷上坟,她感慨道:“虽然你对我们的衣食颇为照顾,但你与日本人狼狈为奸,祸害中国姑娘,你死有余辜。”便离开了。

之后,她化名徐萍,开始了新的生活。国军没听她的话,没有做好增兵准备,在潢口遭遇大批日军,不幸惨败,潢口防线被破,日军直击临川。

第三章 逃离虎穴

徐萍离 开后去了上海,想找一份比较靠谱的工作,不料因其长相美貌,被汉奸局长-刘方林看上了,经常骚扰她,还要纳她为五姨太。

刘方林,湖北武汉人,父辈时举家迁到上海,从小不爱读书,因为父亲刘宪章在警署谋了一份巡警的差事,日本人在上海建立了租界后,因其极其懂得阿谀奉承,赢得了日本人的欢心,

得到了警察署长的位子,而且这个人野心极大,又很高傲,他想得到的东西,他千方百计地

取得,他跟前警察署长,他的大哥,爱国志士-陈坚毅有很大的矛盾,因为刘方林是一个唯我独尊的人,但又有些欺软怕硬,在日本人的淫威下对百姓吆五喝六,日本人如果看上了谁家的东西,那家就得分文不取,双手奉上,否则就会被杀死。而陈坚毅是一个宁折不弯的人,

正因为如此,他被罢免了。陈坚毅后因能力强被任命为上海中日协调署署长,其实他不想当这个署长,因为他深知日本人狼子野心,就算有他这个协调署署长也没有什么用,只要协调结果不能满足日本人的野心,

他们是不会尊重协调结果,以前的协调署长迫于日本人的淫威,协调结果总是大大的偏向日本人,成为日

本人的帮凶,前任协调署长就是被抗日组织暗杀的。陈坚毅担任警察署长后,坚信作为一个中国人,又是

中日协调署署长,在中日关系上更应该坚持自己的立场不动摇,坚决维护中国的国家利益,他对日本人说话毫不客气,于是引发了日本人的不满,不久就引来了杀身之祸。事情是这样的:在上海有一个民间团体叫后羿,其首叫黑羿,他们因精准的枪法和专杀日本人在上海民间小有名气,其首黑羿的真实身份是耀唐诊所的医生徐耀唐,日本人委托刘方林设计了一个圈套引黑羿上钩了,但陈坚毅以中日协调署署长的身份阻止了对黑羿的抓捕,在日本人那里直言不讳地说出日本人的阴谋,日本大佐-日军驻上海指挥部总指挥-山木龙一恼羞成怒,将他杀死在自己的办公室里。

徐萍想,一定不能成为刘方林的五姨太。刘方林这个人贪生怕死、助纣为虐,还非常好色,不知祸害了多少年轻姑娘,落到他手里还能有好?于是她策划了一个出逃计划,既能离开刘家,又能给刘方林教训。

刘方林手下有个于副官,他以前是陈坚毅的手下,他是迫不得已才在刘方林手下干活的,其实他很讨厌刘方林,认为是刘方林间接害死了他大哥陈坚毅,但一直没找到机会下手。徐萍非常了解这一点,就找到他,合谋商量如何除掉刘方林。于副官是国民党,于是他取得上级的批准后决定参与此次行动。

在徐萍的完美化妆下,于副官变成了他自己的妹妹,徐萍故意在刘方林面前说于副官的坏话,说于副官因为他大哥的事一直对他不满,不想妹妹嫁给他这个卖国贼,刘方林被激怒了,于是就杀了于副官,但于副官胸前垫了块儿板,并没有死,而且顺利地以于副官之妹于媚的身份,在晚上侍奉刘方林,想趁这个机会杀了刘方林,但刘方林穿了护身衣,于副官没有杀掉他,并且负了伤。于是他带着徐萍,徐萍掩护着他,他们来到了军统上海站。上海站的工作人员替于副官包扎了伤口,把于副官和徐萍安置在一个秘密住

处,并且这个秘密住处将作为军统的一个秘密联络点,于副官和徐萍受命假扮夫妻,其实经过几天的相处,徐萍觉得于副官是个可以依靠的男人,于副官觉得徐萍是一个勇敢坚毅的女人,他们都认为对方值得自己托付终身假夫妻变成了真伴侣。

因为徐萍不是军统成员,所以受到了严峻的考验,军统训练员用电椅和诱惑考验徐萍的坚定,看她能否在严酷的条件和巨大的诱惑下能否依然坚守秘密,令人欣慰的是,她经受住了考验,成为了军统一员。

接下来是魔鬼式的训练,100米到500米距离的,静态到动态的射击,练得徐萍吃饭拿筷子都困难,还有音频辨别训练,练得她总觉得耳边有蜜蜂在嗡嗡叫,练暗器练坏了好几个木板,但她终于成为了一个优秀的军统特工,她和于副官被派以夫妻身份执行任务了。

第四章 初识工作

他们的工作简单来说就是收集日军情报,暗杀日军高级军官。

据报道,日军第115师师团长宫木吉野将于3天后乘坐济南到上海的901次列车到达上海,

此人身上有日军最新上海兵力部署规划图, 此规划图的得手将使国军能更为快捷准确地安排兵力,让每个兵力都各尽其职,战役就会结束得快些,所以,徐萍与于副官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扮成一对亲日的中国商人夫妇,想尽一切办法取得宫木吉野的信任,伺机取得日军最新上海兵力部署规划图的详细内容。而想要取得宫木吉野的信任,就得了解宫木吉野的喜好。宫木吉野有两大喜好-古董和女人,他对它们的要求近乎完美。于是于副官找到他开古董店的亲戚,找来一些不易求得的各类古玩,并吩咐古董店的几个靠谱的伙计,一旦他告知把古董装箱,就找机会把这批古董偷梁换柱,不能让日本人侵略奴役中国人,还要把中国的财富据为己有。而要干成此事,还得靠徐萍。

宫木吉野喜欢与众不同,优雅不俗的女人。于是徐萍就故意引起宫木的注意,没几天她就成为了宫木的“红颜知己”,认识五天那天,他们约了晚上在翠羽轩喝酒,那天宫木醉了,无意中透露了规划图的放置地点,徐萍装作什么都不懂,其实她早已暗暗记下了放置地点,并于三日后再约宫木,给于副官制造偷规划图的机会。

得到了规划图,国军在战场上屡创佳绩,这使日军驻上海司令官清水冢木非常生气,他叫来了宫木,恶狠狠地说:“规划图是我军胜利的保证,如果三天内找不到小偷,你就自行切腹向天皇陛下谢罪吧!”

宫木怀疑到了徐萍夫妇,虽然徐萍和他亲近是很自然的,但就在他们第二次喝酒的第二天,国军就打了前所未有的胜仗,然后就发现规划图不见了,这有些太巧合了。于是宫木叫来了徐萍,搜查了她的家。

宫木在徐萍家并没有发现什么,于是就把她带到了刑讯室,对她动了刑,但意志坚定的徐萍

依然坚持自己和丈夫没有偷规划图,宫木没有证据,而且他认为一个柔弱的女子在酷刑下不会说谎,也没有偷规划图的本事。她的丈夫,一个普通商人,显然也是无法偷规划图的。这样,徐萍与于副官就逃过了一劫。但宫木就此借口保护他们,实则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他们想要杀掉宫木就不容易了。但徐萍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就是致电上峰,让他们再派两男一女过来,一个男子要有在日本留学经历,组成一对商人夫妻和他们的日本商人朋友,徐萍夫妇将把他们以朋友的身份介绍给宫木,再找一个合适的时机约宫木和他的下属吃饭,灌醉宫木及其下属后,杀掉他们,再砸碎玻璃,大声尖叫,惹日本人的注意,待他们问起,就装出惊恐的样子说刺客砸碎玻璃跑了。一切计划好了,就待具体实施了。上峰批准了他们的请求,派来我和周逊、刘浩来配合他们行动。刘浩与宫木的秘书柳生加藤

曾经是在日本樱花军事训练基地的同学,当时柳生加藤经常请贫穷的刘浩吃好的,刘浩无以为报,因为他在狙击方面很优秀,所以经常在狙击训练中帮助柳生加藤。周逊,毕业于日本皇家军事学院,精通日语和

日本文化,又在日本经济学院学习2年经济管理,让他假扮日本商人在合适不过了。我与徐萍是中学同学,她家的变故我都知道,我们的父亲是上下级,所以我们有着相似的遭遇,母亲死后,哥嫂把我赶了,我吃的是残羹剩饭,睡的是冰冷的街道上,为了讨生计不幸进入妓院,与徐萍重逢,于是一直与她相依为命,直到半年前一起进入军统训练班。

于是,我与刘浩拜访了柳生加藤,通过他认识了宫木吉野,宫木对有军人底子的刘浩很是好奇,他还很喜欢研究中国下层人民,再加上我长得还算可以,所以他对我也很感兴趣。

宫木带我们去一个树林,还给了我们一支枪防身。有一个人突然窜出来,要对我不敬,我吓得差点休克,刘浩也扣了好几下扳机也不能打出子弹,这很出乎我意料,柳生也惊讶地问:“刘浩君,你这是怎么了,你可是狙击能手,打死那个人是很容易的呀!”我回答柳生:“刘浩两年前为了救我,右手骨折,提不了重物,也打不了枪,于是便不再打枪了。”于是我们便结了婚,接管了他家的制衣生意。于是宫木便很同情我们

,对我们的怀疑也减轻了许多,我们经常一起参加舞会、聚餐、文化交流等公共活动,我还介绍

了周逊给宫木,原因是同为日本人,会有更多共同语言,在一起也更为轻松愉快。

于是我们按计划行动,在刺杀宫木和柳生时,他们还吃惊于我们为何要杀他们,我们说:“因为我们

是中国人,我们不能眼看着土地被践踏、粮食被糟蹋、人民被奴役、妇女被凌辱而无动于衷。”我们明白

,以前我们是出于自卫去杀日本人,但现在我们是为了同胞而奋勇抗争,这才是真正的与虎谋皮。

第五章 大显身手

清水冢木第二天得到了消息,他非常气愤,他派弟弟清水原木接替宫木接管上海。清水原木

是电讯方面的专家,他带来了一些他训练出的优秀学生,组成一个解密团队。这将对我党十分不利,我们亦将处于水深火热的境地,但我们决定,佛既然来了,我们就好好试试他有多大本事,能否佛光普照。

清水原木用接收车接收信号,采取分区停电的方式缩小范围,我们就想把密码改短,加快发报速度,密码改新,也可减慢敌人的破解密码速度。但谁有改密码的天赋呢?这时徐萍站了出来,说她愿意一试。

她先把常用词语缩成一个字,再把常用成语缩成一个词语,如密码简称密,心急如焚简称心急等等,再用更难破解的一套密码发送电报,这样我党的秘密电台被发现的几率就小了很多。但清水原木和他的解密团队并不是一群白痴,他们不好对付,分区停电使再高深的密码也会被发现,虽然他们可能无法破解密码内容,但他们可以凭借电台抓捕我们,我们就算有其他身份做掩护也无济于事,而且我们要除掉清水原木团队并不容易。清水原木有一个副官叫冈仓正男,他非常不满意清水原木和他的解密团队凭借自己的电讯功绩而目中无人的行为,我们发觉了这一点,就决定利用冈仓正男这步棋,除掉清水团队。

徐萍建议我们以匿名信的形式迫使冈仓正男与我们合作。让我们在信上说:“我们知道你一直压抑在清水原木和他的团队的淫威之下,我们也很讨厌他们,不如我们合作如何,你不用管我们是什么人,你只需

要知道只有我们才能帮你,才能使你真正发挥价值,如果你同意合作,请写信送到虹口区丽杰理发铺门口,

自会有人收。”

冈仓正男经过深思熟虑,写了一封同意的信,放在了丽杰理发铺门口,丽杰理发铺的理发师傅是我们的人,他收走了信。之后,我们和冈仓正男用信交流了几次,确定行动方案。

冈仓正男依旧对清水原木等人毕恭毕敬,其实私下里他却想尽办法瓦解这个团队,他用了一个女人破坏了小泽雄一和南田下三郎的关系,用了中国二桃杀三士的办法让他们俩自相残杀。

他还设计让柳田上认为野口征三总是在别人面前炫耀自己,说他的不是,使他俩关系变得不和睦。而南田下三郎与野口征三是很好的朋友,所以野口和小泽的关系、南田和柳田的关系

也不是很好,所以他们已经不能组成一个真正的团队了,这让清水原木很是头疼,他觉得自己已经快要倒下去了。

清水原木并不是傻子,他们原来相处得很融洽,为什么这段时间以来却自相残杀,一定是有人在其中挑拨,一定要找到这个人。

他先找了小泽雄一和南田下三郎,得知他俩喜欢上了同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是冈仓正男介绍给他们的,冈仓正男将同一个女人介绍给两个同事,他是什么意思?于是他找来了冈仓正男,生气地问他究竟想干什么。

圆滑的冈仓正男回答:“我先将她介绍给了小泽君,以安慰小泽君空虚寂寞的心。没想到南田君也被她的美貌所吸引,我不敢说她已经是小泽君的女人了,怕破坏了南田君与小泽君的友谊,想给他介绍另一个女子,但他死活不同意。万万没想到不久后小泽君知道了这件事,他气急败坏地去找南田君,还和南田君动了手,还扬言他和南田君只有一人能留在解密团队,不是他死,就是南田君亡。”

清水原木没有怀疑,并同情地对冈仓正男说你下去吧,然后叫来了小泽雄一和南田下三郎,并生气地教训了他们。“你们怎么这么窝囊,居然为了一个女人-一件衣服就自相残杀,作为帝国的军人,天皇陛下

的精英部队,你们还有脸活下去吗,快快剖腹谢罪吧!”于是小泽雄一和南田下三郎含着满眼的泪水,带着满腔的遗憾,在清水原木的眼皮底下剖腹自杀了,清水原木就是有再多不舍也无济于事。

在葬了小泽雄一和南田下三郎后,清水又找了柳田上和野口征三谈话,本来清水正在气头上,在得知他们不睦的原因之后,清水更是差点被气背过气去。他愤怒地说:“我真是愧对天皇陛下,我培训出的学生竟如此不争气,不仅气量狭小,还是只会窝里斗的废物。”柳田上觉得羞愧难当,于那天晚上服毒自杀。

野口征三听说柳田上自杀,也在自己的房间里上吊了。

清水在自己的部下死后,在痛苦中反思,他的部下虽然都极好面子,但都是素质极高的精英,若非有人故意挑拨,他们不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一定要找到这个故意挑拨的人,不然就是来了多少批帝国精英

都会被打倒。

清水怀疑到了冈仓正男,因为每次有任务时,都是小泽、南田、柳田和野口去办,他们四人

又极其狂傲,不免会引起冈仓正男的不满,引发他的杀心。

他将冈仓正男叫到了他的办公室,问他知不知道为什么叫他来。冈仓正男坦白地说:“我知道,人是我陷害的,我就是看不惯他们自以为是的狂傲样子,我要他们死!” 清水听到后,拿出自己的手枪,顶着冈

仓正男的头,愤怒地说:“你疯了吗!” 冈仓正男一把夺过手枪,说:“我是疯了,我还要杀了你!”说完,一枪打中了清水的太阳穴,然后径直走出清水的办公室,他心想,我没疯,爱和平的日本共产党人是不会允许你们这样的组织存在的。

第六章 深入龙潭

日军清水解密小组的解体,无疑等于刺瞎了敌人的一只眼睛,而对我党却是一个得以放松一下神经的好机会,但没想到一个消息却让我们无法放松。据悉,共产国际一个日本成员被抓,营救时间紧迫,要求我们配合共党在上海的潜伏人员实施营救。没想到这个日本成员居然是冈仓正男,他在刺杀完清水后就自

首了,因为不这样他一个人也是逃不去的。而且,日本人对背叛的自己人会更加凶狠,更加不手下留情,

所以我们对冈仓正男的解救必须越快越好。

日军监狱的防守很严密,想要进入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徐萍提出,自己可以去讨好、引诱新任接管上海的加藤龙一,我们都觉得这太冒险了。徐萍说 :“这没什么,谁让我们是中国人呢?再说,如果没有冈仓正男,日军清水解密小组不可能这么快就解体。他是我们的恩人。”

徐萍与新任上海大东亚银行行长周京生的夫人廖志私交甚好,通过廖志,徐萍认识了周京生,周京生把她介绍给了日军在上海老虎桥监狱的监狱长藤田木,徐萍用经常与其喝酒,甚至不惜露出美腿、牺牲色相,终于换来了与藤田木一起进入老虎桥监狱的机会,进入以后,徐萍凭借对冈仓正男照片的记忆,迅速搜寻他在的牢房,可是,所有的牢房都寻遍了,并没有冈仓正男的身影。徐萍就机智地问:“听说你们前几天抓到一个日籍中国共产党,他被关在哪儿了?我倒想要看看,日本共产党是不是像中国共产党一样的贱骨头,一样的冥顽不灵呢?”

藤田木果然上当了,他对徐萍笑了笑,说:“徐小姐要看冈仓正男,可不是太容易,他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叛徒,天皇陛下的逆臣,所以被关在一个特殊的房间,要不是徐小姐您是我的贵客,恐怕连见一次的机会都没有。”

徐萍笑笑说:“那就谢谢加藤君了。”

藤田木阴笑道:“那有什么奖励吗?”

徐萍笑着说:“今晚我去你那里。”

于是,徐萍跟随藤田木去了关押冈仓正男的牢房,徐萍迅速记下位置,就跟随藤田木离开了。

回到住所,徐萍给我们画了监狱的结构图,具体安排了行动后就离开了,我们谁也没想到,这次分别前的会面,会是我们与徐萍的最后一次见面。

当晚,徐萍如约去了和藤田木约好的地点-樱花居酒屋。而我们则在这个藤田木放松戒备的时候悄悄地

进入了老虎桥监狱,我们趁鬼子兵不备,杀死了好几个鬼子兵,闯进了监狱,但突然灯光一闪,在我们眼前出现了好多鬼子,鬼子头目阴笑道:“藤田监狱长早就知道你们要来,我们在这里等候你们多时了!”

于是,一群日本兵突突突,好多我的同事都倒在了血泊里,包括周逊。在周逊和刘浩的掩护下,我安全的离开。后来,周逊对刘浩说:“我们必须有一个活下来照顾殷真,这个人就是你。”于是,他疯狂地向鬼子扑去并开枪,身上被打成筛子,英勇牺牲了。

再说樱花居酒屋,藤田木借着酒劲想要非礼漂亮的徐萍。徐萍毫不犹豫地用隐藏在衬衫里的手术刀杀死了藤田木,然后镇定地离开。鬼子发现后追上了她,她死在了日本人的枪口下,但她并未倒下,就像蔷薇,在凛冽的寒风中依然开出最美、最娇艳的花。

因为周逊在日本时加入了共产党,所以在徐萍遇难后,我们意外地听到了密集的枪声和同志们冲啊的呐喊声,我们因此得救了。

后来,我们来到了共产党的根据地,发现那里的当官的和我们国民党不一样。他们爱护百姓,和百姓不分彼此,就像一家人,从来都不会想在普通百姓身上捞油水,我们觉得很温馨,很感动。所以,我们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且申请追加徐萍为共产党员,上级同意了。

那是一个冬天,寒风刺骨,我们来到了徐萍的墓前,给她献上了花和酒,激动地对她说:“萍,你知道吗,上级批准你成为共产党员,我们又在一起了,你放心,小鬼子嚣张不了几天了,我们一定会把他们赶出中国、送回老家的,到时我们再来看你,你安息吧!”

接下来,就是对付山木龙一和清水冢木了。

山木龙一率领了10万鬼子与驻守在上海周边的国军展开激烈的战斗,我们则想办法扰乱鬼子。由于我们对上海街区比较熟悉,所以我们给鬼子制造了一点儿动静-炸了鬼子的军火库。

第七章 胜利在望

我们趁着晚上人少的时候进入军营,用绞杀索勒死了几名士兵和一个当官的,那个当官的是个少佐。之所以选择用绞杀索勒死,是因为这样可以保持军装是干净的。

于是我们进入了军火库,是以搬运军火的正当理由进入的,在军火库的负责人给我们所谓的“上级”

打电话时,国军的弟兄已经把电话线切断了,为了不贻误军情,他只好让我们先把军火搬运走,我们在搬运军火的同时,悄悄地在军火库安放了炸弹。等到军火库负责人接通电话,发现上当时,追我们已经来不及了,而且,军火库那时正好爆炸了,军火库的守卫士兵和负责人全都被炸死了。

山木龙一听说此事,极为愤怒,在战场上指挥极不冷静,结果吃了败仗。他派出了优秀的女特工兼狙击手小岛百合来消灭我们。

小岛百合,女,27岁,日本樱花军事学院毕业,是日本特工之王宫本清直和日本最优秀的狙击手大岛樱子的学生,是一个冷酷无情的女杀手。

我们也有一个年轻的狙击手,他叫李沐,他与于副官是表亲,曾经在樱花军事学院学习了两年,与小岛百合是同学,小岛百合很喜欢他,他也对小岛有感情,但由于李沐必须回到中国去报效自己的国家,所以两人不得不分开,后来李沐与徐萍喜结连理。

时隔7年,李沐怎么也没想到,当年那个纯真、正直、美丽的日本姑娘不见了,变成了狡诈、邪恶、丑陋的杀人恶魔,自己要亲手杀死自己曾经喜欢的姑娘。

时隔7年,小岛百合也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曾经深爱的人会成为自己的敌人,还是那种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生死宿敌,还娶了别人,她不知该怎么办。

我们与日本人进行巷战,由于小岛百合的出现,我们不知死了多少同志,所以李沐在上海党组织的授权下对小岛百合进行追杀,他用反光镜发现了小岛的位置,并向她开了一枪,但只是伤了她的胳膊,并没有伤及性命,因为他对小岛还留有一丝怜悯,但小岛并不领情,向他下了战书,约他正式一战,只让他一个人来,但我们唯恐是计,悄悄地跟在后面。

李沐见到了小岛百合,小岛百合说:“如果李沐君肯为我大日本皇军服务,我们就可以永远地在一起了。”李沐说:“你们日本人在中国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糟蹋我们的妇女,抢夺我们的财宝,掠走我们的孩子,还在粉饰太平,掩盖你们的侵略行径,大言不惭地说什么建立大东亚共荣圈,我作为一个中国人,怎么可能

为你们服务?”

小岛百合说:“你错了,我是一个中国人,我的本名叫许容莉,那一年我才十岁,父亲被诬陷致死,母亲也上吊了,我与姐姐流落街头,后来我们失散了,是一个日本人把我带回了日本,收留了我,还让我到樱花军事学院学习,后来我受到宫本清直和大岛樱子的教育,成了他们的学生,再后来我就来到了中国。”

李沐问:“你姐姐是不是叫许容芳,比你大六岁?”

小岛百合回答说:“是的,你怎么知道?”

李沐说:“她是我的同事,已经牺牲了,我听她提起过她的妹妹。”

听到这儿,小岛百合那颗本来就失落的心变得崩溃,她狂笑不止,用枪杀死了自己。

李沐泪落。

时间转眼到了1945年,8月,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我们中华民族终于取得了胜利。

第八章 结语

记忆将我们封存在那战火纷飞的年代。女人,疯狂起来不比男人差,在整个中国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时,女人也是那离弦之箭、插入敌人心脏的匕首,让我们向所有勇于改变自己命运、改变国家命运的女人致敬,向中国人民致敬,向整个中华民族致敬!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