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首页 >文章 > 原创文章

何处是乡愁

2018-02-09 14:57来源:原创投稿作者:布衣粗食阅读:1015

何处是乡愁

文/布衣粗食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乡愁》——余光中

惊闻诗人余光中仙逝,不觉悲上心来。余老先生身居台湾,心在大陆,把无尽的乡愁凝固成一首小诗,寄回海峡对岸的母亲,挤进每一个游子的心灵。

乡愁是什么?我想,乡愁首先是孩子呱呱落地时的第一声啼哭;然后是母亲站在门口的一声呼唤;再后来是隔着时空的无尽思念。再往后呢?应该是一堆小小的黄土,安放着落叶归根的心房。

乡愁是生我养我的那片土地。曾经,有那么一方土地,或贫瘠或富饶,或高山耸立或一马平川,或小桥流水或漫天风沙。不管怎样,是这片土地养育了你,给了你快乐的童年。村口的那棵大树,是村庄的方向,顽劣的孩子走得再远,只要顺着树的影子奔跑,都能平安回来。那潺潺的溪水,承载了太多的欢乐,它的另一端连着大海,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地里的庄稼熟了,土地沸腾了,生命和土地一起走过了年年岁岁。站在土地里,我们都是一株庄稼。

乡愁是身体里汩汩流动的血液。长大了,离开了故乡,那山那水那人家渐渐淡出了视野,却钻进了身体,顺着血液流淌到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每天忙忙碌碌之后,把身体往床上一放,故乡的山山水水便成了一个梦,梦里还有熟悉的身影在流动,才下了眉头,却上心头,梦和生命同长。

乡愁是一轮高悬的明月。“月是故乡明”,走得再远,只要抬头仰望,总有熟悉的月亮陪伴左右,像从故乡邮寄来的一盏灯,照亮了前进的脚步,也照亮了曾经走过的路。中秋节,月圆了,思乡的情绪猛烈撞击着心灵,哪怕抛下一切,也要和亲人团聚,要深吻一次故乡的风。

乡愁是母亲的一滴眼泪。“父母在,不远游”,千年古训还在耳边缭绕,但为了生活,却奔赴异国他乡,辗转在一座座城市之间,像野草一样顽强成长。不管走多远,闯出的天地有多大,最牵挂你的人是母亲。孩子长大了,比母亲还高了,但仍是母亲身体里掉下来的一块肉,血脉相通。你痛了,母亲心疼,哭了;你成功了,母亲笑了,也哭了;你前脚跨出门,母亲看着你的背影,哭了;你回来了,母亲一脸欣喜,别过脸,哭了。

乡愁是一本写不完的书。在求学的路上,每个人都写过关于家乡的文字,即便幼稚可笑,但那是乡愁原始的脚印。在外奔波的日子,每个人都和家乡的人发过信息,可能是只言片语,但总能激起一些回忆。把所有乡愁的文字叠加起来,就是一本思乡的书,不会完整,但足以打动自己。

“此心安处是吾乡”,请把乡愁安放在安静的心灵深处,顺着来时的路,回到生命的原点。

最新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